欢 迎进入同 和纺织机械制造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收藏本站| 网站首页ENGLSIH

    高 端数字智能化成套纺织主机  纺织机械专件

     中 国纺织机械协会副会长单位、中 国棉纺织行业协会常务理事单位

全国服务咨询热线

行业资讯 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中心 行业资讯

 
同和纺机转型七年,成败如何?五问崔桂生

前言】:7年前,“罗拉大王”同 和纺机宣布转型主机领域,引起一片哗然。7年来,外 界对于同和的质疑从未停歇。遭 受抵制的罗拉如今销量如何?同 和资金是否真的出现问题?当年又为什么转型?带着这些问题,中 国纺机网采访了同和纺机董事长崔桂生,一 起为大家解开同和纺机的秘密。

 


 

2015年11月,ITMA纺 机展在意大利米兰举办。同和纺机携TH598J新 一代集聚纺自动落纱细纱机、TH495型 电机电脑粗纱机两款新机亮相。

自7年 前宣布转型主机以来,同 和纺机主机业务销售额已经超过专配件,并 成为我国纺机配件企业转型的代表。在今年的ITMA展会现场,中国纺机网CEO华 总采访了同和纺机崔桂生董事长,为大家解开7年 前那次极富争议的转型背后的秘密。


(2015米兰ITMA展 中 国纺机网华总与同和纺机董事长崔总)

 

“我 们做主机是被逼出来的”!

 

崔 桂生说要做主机的时候,同 和内部的反对声音居多,的确,小 而精的专配件与大而全的主机产品完全是两码事,在当时的环境下,同和完全有更多选择。坚持做主机,除 了同和本身确实具备技术优势之外,还另有隐情。

“他 们说要来考察我们的厂房,说不会做罗拉,来 同和一个月之内就收购了一个罗拉厂。以前形势好,有 些企业打电话要罗拉,形势不好,就说我们的罗拉不好,要用自己生产的罗拉。”提 起这些十多年前的事情,崔桂生依旧愤懑难平。“这些人首先欺负同和,不讲道德,所以我 们做主机是被逼出来的。”当 时国内市场这种不断失信的现象,让 崔桂生下定决心要造同和自己的主机。

2011年前后,同 和的主机产品开始销售时,以 前的客户一夜之间变成了竞争对手。然 而崔桂对此并不担心,因 为他眼里的对手从来就不是国内厂家。“我 们的罗拉供应给世界知名品牌的精梳机、并条机,细纱机、粗纱机只要你品质好,价格合理,有什么理由不用你的。“今年,同 和每月向世界知名纺机企业供应7万件各类罗拉产品。

今年的ITMA纺机展上,崔 桂生对欧洲的产品格外感兴趣。“欧洲的产品很强大,国 内外纺机仍然有巨大差距。中 国细纱机的一个螺丝帽跟国外的都没法比,别人的螺丝钉能保证20年不生锈”。“崔 桂生崇拜日本小作坊式的零件生产方式,能 把零件做的非常精细。中 国的主机与零部件配套关系并不稳定,崔 桂生认为问题出在主机厂,为了保证质量稳定,同和提出善待供应商,“现 在我做主机就善待我的供应商。”

如 今同和的主机销售早已超过专配件,当 年的抵制并没有给同和带去大的影响。“过 去我们是被动的供应商,纺织厂很少提要求,我 们真正做主机之后才知道我们的质量出了什么问题,才知道怎么使罗拉、摇架、集聚纺装置做的更好。“在崔桂生看来,7年前那次转型,恰是一次正确的选择。

 

同和资金有问题?刚刚拿了一个亿!

 

 

一 次转型并不能一劳永逸,在 纺机市场黄金期发展起来的同和,如 今遭遇了第一个寒冬。

从2013年开始,国 内纺机市场开始萎缩,大 量纺机企业开始走下坡路,一 些企业没能熬过寒冬倒了下来;另 一部分则采取赊销方式,艰难为继。赊 销几乎是纺机企业的底线,纺机单价格高,成 套设备对仍和一个厂商来说都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一旦中间出现差错,后果极为严重,据记者了解,今年1月,赊 销就成了压垮东飞马佐里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听到一句话说,同 和公司现在做生意是靠欠款来做的,让他们讲,时间会证明一切的。”提到资金问题,崔桂生显得非常平静。“同 和公司关于资金问题有五条红线,应收账款一条红线,应付账款一条红线,租赁业务一条红线,第四是资金红线,第五是库存,我们天天、月月、年年都要保持平衡,今 天出明天收都要保持平衡。”

 

“同 和到目前为止没有一分钱贷款、借款”。对于业内的传言,崔 桂生认为这是空穴来风。“有脑筋的人想一想,不要讲我们没放款,就 算同和放款那也是有实力的。”就在10月23日,同 和公司收到了国家开发银行拨付的一亿元免息贷款。“为什么同和能拿到?因为我们没有贷款、欠款,给我放心。”崔 桂生将同和资金划分为三份,一份作为流动资金,一份用作项目投资,最 后一部分是企业的风险资金。“我把什么都做到位了,不 管怎么走都是安全的,还担心什么呢?”在同和资金问题上,业 界表现的比崔桂生更着急。

 

感 谢抵制同和罗拉的主机厂!

 

同 和刚开始造罗拉的时候,中 国市场上连根像样的国产罗拉都找不到。

 

罗拉生产流程复杂,按 照标准工艺制作须经过46道工序,每 道工序的合格率仅为90%,这 就导致市场上罗拉价格高昂。1999年,同 和纺机一开工便选中了罗拉作为切入点。2001年,同 和研制出高精度无机械波罗拉,这 款产品很快以质优价廉的特性受到市场热捧,同 和也借助罗拉在市场上站稳了脚跟,成了业内著名的“罗拉大王”。

然 而同和转型主机之后,之 前的一部分客户变成竞争对手。有 部分厂商取消了同和罗拉订单,甚至开始抵制同和。

减去抵制因素,总量并没有下降,反而上升了,主 机厂商抵制同和罗拉,却让我们更上一层楼,我 们才有机会把罗拉买给世界知名纺机企业。”抵 制并没有给同和销量带来实质性的影响,反 倒是主机销量的攀升带动了配件销量不断增长。“客户花的钱,愿意用谁的就用谁的,很正常。”崔 桂生坦然对待市场的反应,今 年同和的主机也已全方位开始销往国外。

2013年 崔桂生在接受中国纺机网采访时曾骄傲的说到:“我 们有世界上最好的罗拉、板 簧摇架和集聚纺纺装置。同 和罗拉全球市场占有率已经达到70%左右,摇 架和集聚纺装置的市场占有率也在40%以上。
 

(2013年 中国纺机网华总采访同和纺机董事长崔桂生)

 

崔桂生不懂技术?

 

 

无论是选择罗拉入手,还是7年前的转型,同 和的发展都烙下了深深的崔氏印记。

这位如今已年过6旬的董事长,年轻时参过军,后来当公务员,进国企,进外企,最后自己创业,这 样的经历在中国纺机行业几乎找不到第二个。1999年,中 国加快对纺织行业压锭改造,中 国纺织行业迎来了重大发展机遇。崔 桂生辞掉了高薪工作,开始创业。

崔 桂生的军人生涯表现在同和的方方面面,最 有亮点的便是洋洋洒洒上百万字的《同和宪法》。崔 桂生认为公司应该有自己的法则,每 一位员工都要清除的了解自己的岗位职责。2013年,他开始组织编写,2015年《同和宪法》诞生,被外界称为“最霸气的企业制度”。

 

由于是军人出身,有 人认为崔桂生对纺机技术不了解。“我 在部队一直做得是机械,谁说我不懂技术?“其 实崔桂生对于技术非常执着。早年做罗拉时,为 了减少钢材应力影响精度,崔 桂生就曾跑遍全国寻找专用钢材;在做细纱机时,崔 桂生要求用做罗拉的精度来衡量每一个零件。

技术主要靠自己研发,还有靠引进技术,最 近在谈合作引进技术,他 们都很相信同和公司。”

最近的一场官司,让 人们对于同和纺机的技术开发能力有了更清晰的认识。2014年,世 界知名纺机企业向上海中院起诉同和在上海展会的一台样机使用了一种“凝缩装置”侵 犯了该公司的发明专利。但 此凝缩装置是同和采购浙江慈溪某供应商的产品。故 中院一审及高院二审均判定同和未发生侵权行为。通 过此次知识产权乌龙案,同 和全力自主研发创新,三 个月内推出了具有自主发明专利的凝缩装置,为 同和的卡摩纺细纱机整体知识产权提供了强有力保证。

 

崔桂生时代的同和,一直高歌猛进,成 为我国纺机行业发展的一个缩影。

 

一百年!同和人只做纺机

 

 

房 地产等行业热门的时候,众 多厂商耐不住诱惑投身其中,这也是目 前很多企业陷入危机的重要原因。

虽然一路高歌猛进,但 是同和在这方面始终表现得非常谨慎,7年前,同 和从纺机专件涉足主机领域,但时至今日,在 同和的官网上主机依然只有两款细纱机产品。对此崔桂生曾解释道:“不但我们这一代人,我 们三代人一百年就做这个。”

崔桂生直言,同 和只做罗拉摇架集聚纺,而 且这些都是围绕其主机产品细纱机进行的的。在纺机行业内,既 有像同和这样从专配件转型做主机的,也 有部分主机企业开始生产专配件。对 于这种在本行业内部扩张的行为,崔 桂生一再强调企业要根据自己的实力去评估发展战略,做足准备,不能盲目投入。

 

如今同和的7大产品中,除 了最开始生产的罗拉、摇架、集聚纺装置外,其他四种棉纺细纱机、棉纺粗纱机、毛纺细纱机、自动落纱改造-细 纱机已久没有跨出粗纱细纱范畴。在外界看来,这 是一种近乎保守的发展状态。

 

当 前纺机正朝着智能化、自动化方向发展,同 和也早早的做起了打算。“未来我们将投入10个亿,打 造我们的智能制造车间。”在今年的ITMA展会上,同 和展出了两款主机产品,其 最大亮点就是集自动化和智能化于一身。

今年的ITMA展会上,中国参展企业达到183家,而1995年 仅有两家纺机企业参加。数 量的增加是否代表着中国纺机在世界舞台上正变得越来越强?崔总却不这么认为:“虽 然现在说中国的细纱机和国外的差不多,但 是我认为差距还很大。就 像我们说罗拉世界第一,但也还是有差距的。”面对成绩,崔 桂生仍然保持了清醒的头脑。

 

发布时间:2015-12-01
返回
友情链接:    盛宏彩票开奖记录数据分析   新2彩票app   28彩票登陆   909彩票登陆   拉菲一彩票导航